武汉星瑞塑业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7-8208189
邮箱:service@hksimen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被忽略的国外购电

编辑:武汉星瑞塑业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被忽略的国外购电
从北方的俄罗斯到南方的缅甸,中国拉开了国外购电的序幕,有专家认为,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应调整为“以电代油”。

当更多人把目光集中在中俄油气管道时,一条连接中国黑龙江和俄罗斯阿穆尔州的电力通道已然运行了五年有余,这条独特的能源通道每度电折合成人民币仅为0.26元,远低于国内0.44元的火电价格,经济效益甚至比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更具优势。

“以电代油”是个新鲜的话题,但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和他的团队却早在2006年就开始研究。他提出,6200亿度电量可以替代1亿吨油,提高能效2.73个百分点,而这1亿吨石油的替代不仅将大大缓解我国能源压力,还可节省高额的购油成本。

“石油和天然气是可存储的,国际间油气贸易经常因政治而中断,但短期内输出方受损较轻,而电是不可存储的,一旦中断将给供电方带来同样严重的经济损失。”胡兆光说,购电的优势比石油和天然气更明显,这不仅表现在价格上,还表现在传输和政治等方面。

“我们周边国家的富余电能资源一直都被忽略了。”国网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白建华称有点惋惜,北边的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煤炭和水力资源,南方的缅甸更是水电大户,都是很好的进口对象。

“我们专门做了研究报告上交有关部门,证明从国外购电是可行的。”白建华一再重申,国外购电必须如同进口石油、天然气一样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否则购电将变得困难重重。

国外购电在行动

黑龙江电力公司是国外购电先行者,2011年,黑龙江电力公司对俄购电12.27亿千瓦时,比2010年增加2.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8%。这部分电能主要通过黑龙江电力公司110千伏布黑线(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至黑河市输电线路)和220千伏布爱线(俄布拉戈维申斯克至爱辉县输电线路),在黑河地区销售。据悉,一条新通道--中俄直流联网工程“阿穆尔-黑河”500千伏输变电线路有望于2012年投入运营,届时年供电规模将达43亿千瓦时。

就人们一直担忧的线路和价位问题,这条能源通道足以阐释。首先是价格,出口电价为每度0.042美元,折合人民币0.26元,国内火电的平均上网电价已达0.44元,价格优势非常明显。其次是线路问题,胡兆光介绍,通常是各国修建自己的传输线路,但中国有特高压远距离传输的技术优势,如若跨国线路由中国来承建,还会拉动一大批国内电力设备商的发展。

“最好的方式是合资建电厂,甚至是上游的煤矿。”胡兆光说,如果中国的发电企业可以去国外合资建电厂,再把电卖到国内是最佳的方式,因为近几年国际上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突遭停止供应的消息总是不绝于耳,合资建电厂势必减少此类供应风险。

前不久,俄罗斯能源部称,中国方面正与俄罗斯煤矿企业磋商,拟在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开发煤炭资源、建设基础设施。发电企业也在循序推进,2011年6月,中国华电集团与俄罗斯第二地区发电公司(TGC-2)签署合作协议,双方组建合资公司,在雅罗斯拉夫尔州建燃气-蒸汽联合循环供热站工程,项目投资5.7亿美元,华电集团控股51%;几乎同时,长江电力与俄罗斯最大的独立电力公司--俄罗斯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就双方在东西伯利亚兴建一系列电厂的合资项目签订框架协议。

为了验证国外购电的可行性,在国家电网公司的授意下,黑龙江电力公司尝试了整整五年,2011年,组织了9次由中俄双方专家共同参与的专业性会谈,完成了计量装置管理、线路检修规程的签订等工作。

除了俄罗斯,蒙古和哈萨克斯坦也是我国外购电的最佳地区之一。早在2006年,国家电网公司就与蒙古国中央区域电网公司签署了至今仍在推行的“中蒙能源合作备忘录”,中国将作为主要投资方,在蒙古中部乌兰巴托附近,先后建设三家火电厂,总装机容量为1080万千瓦。火电厂所发电量,一部分用于蒙古,一部分输到北京、天津等华北地区,运输距离约1000公里。同年,国家电网公司与哈萨克斯坦也进行了接触,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曾就从哈萨克斯坦通过特高压线路向我国华中地区送电的经济性进行过比对分析,认为市场前景十分可观。

不仅仅是北方的火电,南方水电的接洽也悄然进行着。中电投集团的缅甸伊洛瓦底江上游水电项目是我国目前较大的海外水电投资项目。伊江水电项目包括7个大型水电站和1个电源电站,规划装机2000万千瓦,建设工期15年,总投资200亿美元。

“以电代油”是否可行?

如果电力的进口能够代替一部分石油,那么对中国而言将具有很大吸引力,因为在地缘形势复杂的当下,进口石油比进口电力面临着更大的政治风险。

胡兆光和他的团队用一种智能工程模拟出了以下结果:2020年若以电替代油7000万吨,需要电量约4400亿千瓦时,需增加发电装机0.87亿千瓦,全国能源利用效率将提高1.91个百分点;若以电代油1亿吨,需要电量约6200亿千瓦时,需增加发电装机1.25亿千瓦及与之相应的特高压输电网,全国能效将提高2.73个百分点。

胡认为,与进口石油相比,以特高压输电线输入电能具有较好的经济效益,这主要体现在能源的使用效率上,电能在终端设备的利用效率比其它能源的效率都高。比如,电动车的能效比用油机动车高1倍多。假定进口油用于机动车,则有30%的能源得到有效利用,约70%作了无用功,形成了很大的能源浪费;而进口电能用于电动车,则有70%以上的有用功,只有不到30%无用功。

“若再考虑环保效益,电动车是零排放,发电厂的污染排放在电厂附近;而用油的机动车污染物排放在车流中,这也是城市中的主要污染源。随着技术进步及特高压电网的建设,规模经济的效益会发挥出来,输电成本还可以进一步下降。”胡兆光说。

他认为我国能源消费结构调整思路应为“以电代油”。目前国内终端能源消费构成中一次能源所占比例偏高,我国能源利用效率只有30%左右,比发达国家约低10个百分点,且环境污染严重。从目前来看,我国交通用油占整个用油量的35%左右,到2020年,这个比例要占到近50%。“若到2020年通过交通电气化降低0.7亿-l亿吨交通用油,将大大缓解我国石油供应的压力。”胡兆光说。

就在中国积极与俄罗斯等周边国家洽谈购电事宜的同时,新加坡、南非、越南等国也在加速国外购电的步伐。“不仅仅是我国从外购电,我国电力富余的地区也可以卖电给国外。”胡兆光说,水电丰富的云南电力公司就曾在气候的丰水期卖电给越南,电力供应一旦成为一种有序的双边贸易,才会得到健康发展。
上一条:德国天然气平均将提价10%到11% 下一条:暂时没有!